位置:蓝梦网 > 社会杂谈 > 正文 >

债权人自卖自买自救 北京中弘大厦背后隐现中植资本

2020年04月08日 23:40来源:未知手机版

我的铅笔盒,飞凡下载,李白腾云诗

原标题:债权人自卖自买自救 北京中弘大厦背后隐现中植资本 来源:凤凰网房产

4月8日上午10点,经过24小时的线上拍卖,北京中弘大厦烂尾楼最终以报价超33.12亿元,溢价10.5亿元的价格成交找到新归宿。风财讯获悉,网拍得主为北京植晟云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其为东银实业与东方资产的合资公司。

而此次竞得人东方资产曾因旗下员工受贿上千万帮助中弘融资,进而牵出地产黑马中弘陨落实事,让事件更显扑朔迷离,东方资产此举为自卖自买自救?

“拍卖是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协助之下于阿里拍卖平台开展的,中弘欠债权人钱,现在债权人拍下项目,以便争取盘活。法院拍卖拿下项目应该是标准流程,东方资产应该不会操盘。”一位资深地产人士告诉风财讯。

风财讯从不同资深人士独家获悉,中植企业集团或有参与可能,亦有说法是东方资产已将股权转让给中植企业集团,未来中植参与操盘可能性较大。事实上,中弘股份曾数度尝试引外援自救,其中便包括中植系与国资的联合托管。此次中植又扮演“白衣骑士”?

中植企业集团在2018年曾回应媒体称,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及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中弘股份尽快摆脱当前的经营困境,最大程度维护广大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风财讯注意到,今年2月份,东方资产旗下东方邦信融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融通”)集中转让其持有的19家小贷公司控股权,并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官网发布,而东方融通成立于2012年12月21日,是东方资产全资控股子公司,业务涵盖小额贷款、金融科技等。

数度操作是否有所联系?引人深思。

溢价超10亿元竞得人所属股东曾牵涉中弘融资受贿案

风财讯查阅企查查发现,北京植晟云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99.9999%,而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分别为东银实业(深圳)有限公司及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东方资产”),分别持股80%及20%,东方资产为财政部下属企业,为中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自2017年底违约后,中弘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卷入一系列资产冻结、评级下调、拖欠资金、债务违约等事件,中弘创始人王永红则被曝远走香港。而“仙股”中弘股份退市后,集团大笔实质违约债务正在推动其相关资产进入拍卖流程。

其中,逾期债务本息破百亿,东方资产、安信信托等35机构踩雷。而为了融资14.82亿元,中弘旗下企业曾向东方资产旗下一企业员工行贿1000多万。

在中弘资金链断裂、中弘股份退市之后,中弘股份评估价30.67亿元的不良债权,被以25亿元的起始价拍卖。北京中弘大厦及济南中弘广场在内的中弘资产也因行贿案走上拍卖台。

据阿里拍卖显示,此次北京中弘大厦拍卖标的名称,为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危改小区二期(6号楼)部分房地产在建工程所有权及其分摊国有出让土地使用权(商业、办公、地下车库、地下仓储用途),以22.62亿元起拍,保证金为2亿元,竞价周期为1天,评估平均单价49311/平方米,保证金为2亿元,增价幅度1000万元。

3月6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就曾公布北京中弘大厦的司法拍卖公告,评估价32.32亿元,此次拍卖最终超出估价0.8亿元成交,溢价10亿元左右

“溢价有点高,超过三十亿元了,如果能处理好那散售的50多套单元,比如回收散卖单元的产权,保持业权统一,未来还是有一定想象空间的。”李想第一太平戴维斯助理董事华北区市场研究部负责人对风财讯表示。

有证券人士则表示,东方资产此次参与或许只是为了获得资金,操盘可能性不大。

北京中弘大厦并非唯一进入拍卖流程的中弘资产。此前,济南中弘广场在2019年下半年经历了三次拍卖,均未成交。曾经的济南第一高―中弘广场将拍卖也是命途多舛,两任开发商折戟沉沙。据阿里法拍平台,济南中弘广场最后一次拍卖设定的起拍价为15.3626亿元,为该项目估值的76%。

本文地址:http://www.lanmengdaiyun.com/shehuizatan/190094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