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蓝梦网 > 国际观察 > 正文 >

厄奎奥拉谈美国大学的公平和效率

2021年06月06日 10:57来源:网络搜索手机版

surfacepro4,平安夜祝福语,心里有数是什么意思

首页 > 上海书评 厄奎奥拉谈美国大学的公平和效率

倪韬 采访

2021-06-06 10: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厄奎奥拉(章静 绘)

在QS、《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世界大学排行榜上,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等美国顶尖名校经常占据榜首位置。关于这些美国研究型大学发展历程的著述可谓汗牛充栋,普遍的看法是,美国的一众名校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甚至是二战之后才逐渐脱颖而出,成为科研领域的执牛耳者。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系主任米盖尔·厄奎奥拉(Miguel Urquiola)的近著Markets, Minds and Money:Why America Leads the World in University Research(《市场、头脑和金钱:为何美国能引领世界大学科研》,2020)却对上述看法提出质疑,并将美国大学的“发迹史”往前推至1860年代,即美国内战(1861-1865)前后。他运用自由市场原则,解释了为何美国的一流大学在南北战争前忽视科研工作,而战后又能积极把握社会趋势,有效地将资源匹配起来,用一整套机制发现、吸引和激励最优秀的人才,从而在二十世纪初实现了对欧洲大学的反超。《上海书评》特约记者倪韬日前采访了厄奎奥拉,请他围绕这本书的内容以及当前美国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Markets, Minds and Money:Why America Leads the World in University Research

经济学里的“八二法则”被广泛用来形容各行各业的“头部”现象,根据您的研究,在美国,百分之一的顶级名校创造了全美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最具价值的研究成果。为何“八二法则”在教育领域被发挥到了极致?厄奎奥拉:这种情况很有意思,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其它地区,“八二法则”的适用性取决于供探讨的教育“产品”的类型。举例而言,美国的常春藤联盟包含八所院校,这八所大学的平均校龄比多数美国大学都要悠久。如果将这八所“藤校”的毕业生视为其所打造的“产品”的话,那么它们的产出的确只占到全美高校毕业生人数的很小一部分,而且这一群体的培养成本相对更加高昂。因此,如果我们讨论的教育“产品”是毕业生的话,“藤校”的出品率并不高。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将“产品”界定为科研成果,那么诸如哈佛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这几所“藤校”的表现无疑出类拔萃。至于说为什么科研领域会有这样的现象,我的理解是,顶尖科研成果的价值十分突出,而研究型学府想要获得卓越的成绩,首先需要有发现优秀人才的慧眼,能将他们招至麾下;其次还要为他们配备足够的资源,比方说可供自由调配的时间。我在书里提出的一个观点是,美国在这方面的制度设计十分奏效:最顶尖的美国大学擅长发现最聪明的头脑,并辅之以经费支持。要做到这点绝非易事,但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发展出的一套科研体系在整合人才和资金优势方面证明行之有效。此外,这一制度并非中央规划的产物,而是去中心化市场力量推动的结果。您的书里提及的许多美国名牌大学能迎来重大发展,和一些老校长/教务长的远见卓识有关。我不算是卡莱尔英雄史观的拥护者,但就您来看,抛开自由市场原则,个人决策和领导力等因素起到了多大作用?举例而言,如果不是因为一些校长,比如哈佛的Charles Eliot、普林斯顿的James McCosh、霍普金斯的Daniel Coit Gilman以及他们英明的继任者,或许这些名校就不会有如今的地位?

本文地址:http://www.lanmengdaiyun.com/guojiguancha/375865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